四小夕(azzg.)

我是大号,会一点点剪辑、摄影、画画、音乐、Ps和文字创作,不磕Cp
金人+阿布索留特厨
All Hail The Absolute Kingdom(王国万岁)!

【if线】假如阿布索留特人来到了现实世界(上)

○时间线在《银格3》《特利迦》TV之后

○与我的长篇连载王国同人文无关

○全篇无Cp,请勿刷Cp

○微私设+微ooc

○设定尽量与官设相符

○是短打,总字数约7K分上下发完,此为3K+上篇

○写得有头没尾的,请勿介意,毕竟这只是个脑洞文而已

○本来我是想写约稿观影体的,结果发现,自己没有找视频原作者的Up主们授权,所以还是先搁置到下个礼拜吧





  现实世界,地球,中国,某处郊区。

  

  湛蓝的天空浮着一大块美丽的云,像天堂中落入凡间的单片天使之翼,其上羽毛洁白无瑕,出尘无比,恍若不似凡尘物体。而在这片云下方,则是一片一望无际的绿草地,稍远一点,便是青山群岳好几座,匿于薄薄雾霭里。

  

  雾的颜色稍微泛些许蓝青,深浅不一,翻涌而动,像有生命。从那之中又流出一条潺潺的小溪,由远及近,向远方奔流不息。它的水流声悦耳动听,宛若是大自然的无形之手,在此处奏响一支和谐优美的绝伦旋律。

  

  旋律未绝,一道金色细长闪光乍现,金黄的传送门便随之嗡然开启。

  

  传送门为圆形,从中分别走了塔尔塔洛斯、迪亚波罗与提坦。塔尔塔洛斯是三人中的最前者,他将举起的双手放下,其手背上的纳拉克宝石红光顿时一消,其身后的纳拉克之门也随即开始消失,最终于之前的细光中不见了踪影。

  

  这时他们三人并排而立,彼此打量对方,环顾四周,以及俯首沉思的都有。很明显,迪亚波罗是环顾四周的那个,同时他习惯性地右手叉腰。


  “又来这个鬼地方。上次,老子我就是在这差不多的环境布局里,被利布特跟特利迦那两个奥,哦,还有那座会飞的基地给弄掉了一条命,现在老子就只剩下四条命了!可恶,要是老子在这里碰到了他们,就绝对不会罢休,好让他们也尝尝粉身碎骨到底是个什么滋味!”

  

  “迪亚波罗,这里不是我们之前去的那个特利迦宇宙。”塔尔塔洛斯双手抱臂。

  

  迪亚波罗点头,“知道。我知道这里是现实世界,塔尔塔洛斯。老子我这样只是想发发脾气,过过嘴瘾罢了。谁叫这里和那里这么像,老子一看就有股子无名火冒出来,还老是觉得心里特别过意不去,又生气,真的快气死老子我了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你在王国里也说了,暴雪星那场战争我们败了,你心有不甘,伤也不打算养了,那没必要。于是你就带我们两个来这里一趟,到现在也不说个具体原因。要不然的话,我也不会跟着你来,到这个让老子我即使看上一眼,也会勾起我被打死的那次具体是什么样的‘好’地方。”

  

  话音未落,迪亚波罗便冷哼一声,愤愤转过身去,选择只看自己脚下的草地。

  

  “既然你想知道,迪亚波罗,现在也确实是该解释清楚的时候了,那我现在就告诉你原因。当然,有几个前提我也要一并说明,我尽量讲具体一点。那就是,既然这里是现实世界,那我们就应该立点规矩,首先,我们要等身化,防止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发生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而且我们还要到人多的地方去,但不能用技能,也不可以用它们去伤害或者弄死人类。他们惹到了我们也不行。因为不这样的话,就会给他们造成极大的恐慌,到时候,万一出了什么变故,我们就会暴露自己,让世人皆知我们的存在,也会知道,我们是由他们衍生出的世界里过来的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其后果会不堪设想,也会颠覆了他们对他们自己世界的认知,从而影响到我们主宇宙的命运轨迹。毕竟这里是现实世界,我们不能把事情闹大,出了什么事,后果我也无力挽回。我的预知能力本就有限,加上从碰到赛罗的那个新形态之后,就已经开始变得不好用了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而它到了这个现实世界里,便形同虚设,完全无用。其原因也不用推测,一想便知,我们本就是这里的他们虚构出来的,又怎么可能会让我这个由他们虚构之人,来预知他们中任何一个人的命运,或者下一步行动呢?如果可以的话,这就已经是个完全不能解得开的问题了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更何况,王国在异时空里,一向行事低调又隐秘,最近才决定开始将自身的存在不再隐患下去,由我来向各个宇宙公之于众。要是其他宇宙中的‘人’听说了,我们阿布索留特一族就会颜面扫地,也丢了究极生命体之名,甚至还可能会和那些怪兽们划上等号。”

  “这对我们来说是种莫大的侮辱无疑。而且,我们是高贵的阿布索留特人,杀掉一个人类,或者全部的人类,对我们来说都轻而易举,就像他们随便弄死一只虫子一样简单。这对我们来说没有意义,也没有必要,而把情况放在这里讲,就更没有必要了。杀了这里的他们,也等于是杀了我们自己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我们又何必因为他们的无礼举动,而去让自己选择自取灭亡。其次,我们不能与人类交流,我刚才也说过,我们是高贵的阿布索留特人,光之国的奥特一族,我们都不怎么放在眼里,更何况是我们都从来没瞧上眼的人类?就算是这里,现实中的人类要与我们交流,我们也别去搭理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跟他们交流是不可能的事,因为他们根本不配。不论是我们那个宇宙,还是这里的现实世界,都一样,一样的不配,也完全用不着去理会他们对我们的任何话语。而且不只是这个,既然他们不配与我们交流,那我们也没必要学习他们的语言,去听懂他们说的每一句话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同样的,他们也不配听懂我们说的话。更何况我们的阿布索留特语很复杂,而且还是表意文字,他们则几乎都是表音。这两者只有一字之差,却有着千差万别之大,需要他们学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完全掌握,当然,我们也一样,但这真的没有太大必要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我们只是暂时来这边一趟而已,时间差不多到了就走,用不着费那么大的劲,还去学他们的那些低级又无趣的东西。最后,我们来讲讲来这里的原因。原因其实很简单,就是奥特一族,亦或是不只是光之国的奥们,他们心甘情愿守护地球这么久,无论是哪个宇宙中,都有他们的守护这个地球,这些人类的身影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我们作为他们的敌对势力,前来拜访拜访他们守护的这些人,也不是不可以。我倒要看看,人类究竟是什么样的种族,有什么样的魄力,可以让他们为人类拼尽全力,哪怕付出的代价是自己的生命。更何况,我们来的是现实世界,我们在这里惹是生非,他们哪怕是知道了,也不敢轻举妄动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因为他们一旦过来了,又暴露了自己身份的话,估计这整个现实世界都要乱套了。那带来的后果,可比我们惹是生非要重的多得多,他们不敢轻举妄动的。而且就算他们来了,也没有暴露自己,我也可以随时以这一整个星球上的人类作为要胁,作为人质,逼他们乖乖就范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我会让他们交出光之国,让光之国堂而皇之地成为我们的第二母星。这一举两得,一石二鸟,又何乐而不为呢?之前在暴雪星上,他们又不是没有见过我的真正实力,不知道我真正的实力有多恐怖。而这种恐怖,估计他们也不敢再经历第二次了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若他们就范了,交出了光之国,也悉数向王国投降,我也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。奥特一族对我们王国,对我们阿布索留特人始终是个威胁。我会把他们全部关在我的纳拉克空间里,然后再随便安个子乌虚有的罪名,不给外界留把柄,将他们全都暗中消灭干净——一个活口也不留。”

  

  塔尔塔洛斯最后一句一字一顿,同时他紧握右拳,其拳甲上的纳拉克宝石红光乍现,像单只的血眼悄然亮起又熄灭,还透出一股血腥气,以及莫名的诡异与寒意。

  

  这红光与绿意盎然的周边环境迥然不同,突兀至极,使提坦也倍感不安与警惕。

  

  “请允许我先打断你一下,塔尔塔洛斯,这样不道德——”

  

  但提坦欲言又止了,还迅速整理好了情绪,低下头,看了眼剑身之上他们三人的细微倒影。

  

  “我其实想问的是,我们到这边的人类中间去,难道不用先伪装成人类的样子吗?”

  

  “伪装成人类?”塔尔塔洛斯有点意外。

  

  “伪装成人类。”提坦点点头。

  

  “伪装成人类?!”

  

  迪亚波罗立刻凑过来,反复叉腰。

  

  “提坦,你在暴雪星被利布特打傻了吗?到现在还没恢复,还没恢复吗?啊?!我们为什么要把自己拟态成一个人类的样子,他们配吗?我们到他们这里来,就已经是他们几辈子修来的福分了,他们能看到我们的本体,是他们一辈子的之至荣幸还来不及,真的是。”

  

  塔尔塔洛斯扶颔思考,“迪亚波罗解释得可以,那我不就赘述了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我问的人又不是你,迪亚波罗,你凑过来做什么?”

  

  “老子我答都答了,你又能拿老子我怎么样?一剑杀了我吗?”

  

  “我的剑,是为了王国而锋利无比,削铁如泥,从而为王国的前进披荆斩棘,而不是用来斩杀同族之性命的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呦,你真的好有原则、好会说话哦,提坦,难道这就是你上次输给利布特的根本原因吗?”

  

  “我没有输给他,那只能相当于打了个平手。而暴雪星的那次,只是他当时不想跟我打而已,他作为一个战士,战意却全部消尽,作战也发挥不出全力,我又如何能跟他打得下去?换位思考一下,当时如果你也这样了的话,那你和雷古洛斯能打下去?”

  

  “别提雷古洛斯,老子听到这名字都觉得晦气。还同门师兄弟呢,他这同门还让老子我丢了第五条命,后面也算间接性地让老子丢了第四条。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拜他所赐,还有那两个我不认识的奥!可恶可恶可恶!我绝对饶不了他们中的任何一个,也绝对饶不了光之国!!”

  

  迪亚波罗咬牙切齿,气到在原地跺脚不已,地面随之隆隆作响。而先前的那条小溪受了影响,也因此不再清澈,变得浑浊无比,像沸腾又奔涌着的无尽怒意。

  

  塔尔塔洛斯抬手示意,“别冲动,迪亚波罗,我们先不说这个了,你应该尽快冷静。”

  

  迪亚波罗闻言,便不再跺脚,他试着深呼吸了一下,并尽量稳定下来自己的情绪,也选择看这处郊区的随便哪一边,分散分散注意力。

  

  “而提坦你的话,也应该没什么问题的。”

  

  塔尔塔洛斯掩住下半面目看提坦,后者这时微微点头应允,塔尔塔洛斯便以右掌心击左手背,象征性地轻拍了下手。

  

  “好。那既然如此,该解释的都解释清楚了,该问的东西也都该问了,该冷静的也都冷静得差不多了,也没什么大问题,我们三个这就出发。不继续待这荒无人烟的地方了,我们现在,就往这个现实世界里有众多人类的地方里去。”





P.S:Very good,我把脑洞文写完一半了,其实我这个算是推倒重写了一篇,之前的原稿我很不满意,ooc也非常严重,因此就打算重开一篇,思路还是这个,大致剧情也大差不差的,另外,金剑的性格是真的好难写,无论是之前的是现在的,我基本上都把性格打磨时间都花在他身上了(救命)



【无Cp】阿布索留特王国日常(十六)

上一篇请戳这 

标题是日常,但写得并不算日常,这篇还是在填前面挖的坑,我已经做到日常风与主线并走了

○全篇无Cp,请勿刷Cp

○微私设+微ooc

○设定尽量与官设相符

○我还自设了一个阿布索留士兵

本文连载,字数3K,依旧是写得有头没尾的喽





  迪亚波罗切了一声,分外不屑,“就知道你们自己聊自己的,真的是,塔尔塔洛斯,提坦,当老子坐你们旁边是空气吗?”

  

  “迪亚波罗,王国没有空气,”塔尔塔洛斯抬起头,看向四周,“只有我们眼前处处皆是的卡斯盖德光线,这相当于M78星云里,光之国等离子火花塔发出的蒂法雷特射线。而空气的话,只有我们之前去过的地球才有,王国和光之国是则没有的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光之国?”迪亚波罗好奇。

  

  提坦拭剑,“是的,光之国的确是塔尔塔洛斯说的那样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说得好像你去过啊?提坦,我们的王国第一剑客真是料事如神,神到像个精神分裂了的神经病一样。”迪亚波罗对提坦指指点点,“反正你的鬼话,老子我是一个字眼儿都不信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爱信不信。”提坦继续拭剑随意。

  

  塔尔塔洛斯这时朝迪亚波罗抬手示意。

  

  “迪亚波罗,别学我平时的手势了,抱臂的动作也尽量别去学,尤其是前者。你也应该看到,我早就已经不经常这样指着别人了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为什么?难不成从暴雪星跟地球回来后,你的手就受伤了?什么时候的事?我怎么一点儿都不知道?”迪亚波罗歪头。

  

  提坦紧张起来,“塔尔塔洛斯,那你为什么还——”

  

  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提坦,只是我在我们和奥特一族大战之后,心里还是有点不安跟不甘,以及对战争结果有些不能接受罢了,多多少少地。所以我在想,我们跟他们打的那场仗,真的算是尽了全力?真的似乎是公平至极?你也知道我们人手少,王又在沉睡,至今都将醒未醒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而目前为止,王国的主要战力就只有我们三个。阿布索留特士兵们即使集体作战,也还是不敌奥特一族的合体技。其中,尤其是暴雪星上,那六个奥合体出来的另一个奥。我那时稍微注意了一下,一眼就发现他实力强劲无比,他对我们,乃至整个王国上下都会构成威胁,这也说不定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同时,他也非常值得在我们稍加留意,在我们今后攻占的光之国计划雏形中稍加留意。当然威胁也不止这一个,赛罗的威胁更大,也早已是前车之鉴。我必须在我的预知能力消失之前,迅速去提升自己的自身实力。不然的话,下次,我们跟他们再次交战的话,最终也还会落得一败涂地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这可不行。王国上次已经败了一回了,老子我不可想再败一回。”迪亚波罗握拳。

  

  “是的,王国已经没有时间了。”提坦声音渐低,但加重了不少语气,“所以,塔尔塔洛斯,这就是之前你要我们两个进行训练的深层原因,就是在王国训练场里的那次。”

  

  塔尔塔洛斯稍稍点头,表示赞同。

  

  而迪亚波罗却倍感疑惑。

  

  “可是,塔尔塔洛斯,你说了这么多,但还是好像一个都没有说到点子上啊。你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,才不要老子我学你,我还是听不太懂你的意思,你要表达什么啊,搞得老子到现在都云里雾里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我只解释了一部分,还没有展开得多详细。那我还是长话短说吧。我意思是,自从与奥特一族大战以来,我就一直在反思自己,究竟是哪步计划出错了,导致王国落败至今,也好像毫无任何回旋余地。但无论我怎样思前想后,都发现,最终还是自己本身的问题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我的计划依旧不够缜密,加之现在变数也多,我的预知能力又越来越弱,这样下去不行,也等于是坐以待毙。于是,我就想摆脱这种现状,开始谋求自身之变。这早已开始,也从未停止,而最开始的开始,我就已经决定,就从改我的一些旧习惯为伊始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然后,我也就好去将其他的各方面事情加以变通,修正与改进。这也是我不久前让纳拉克塔中,从事能源核心管理工作的阿布索留特士兵全部调离,去组成新的巡逻队的原因。这能为王国加大哪怕只有些许的兵力,从而做到一定程度上的防患于未然,都是可行之举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原来如此。”迪亚波罗与提坦异口同声。

  

  迪亚波罗嫌弃,“走开,提坦,老子才不要跟你说同样的话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这只是巧合罢了。”提坦收剑于后背。

  

  “老子我刚刚说过,你说的话,哪怕是一个字我都不信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至少我个人认为,我没有与你是同样的语气。迪亚波罗,这也只是巧合罢了,仅此而已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巧合巧合巧合?天天一堆巧合,老子我呸,提坦,你他妈讲什么冷笑话呢,这世界上哪有那么多巧合?”

  

  “如果你不介意,迪亚波罗,我甚至可以说,巧合也是众多巧合中的一种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我才不信你说的这些个鬼话。我知道,你个精神分裂的,整个王国上下剑术第一的,有什么狗屁原则、道德又有底线的剑客,哦,还有刺客这重身份是吧?好,那好。老子我就是觉得,现在,你,分明,就在给自己说的这些鬼东西寻开脱,找借口,好掩盖你渴望杀人如麻的心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迪亚波罗,我不是这样的阿布索留特人,你为什么会这样想?把我想的这么——”

  

  “怎么?呦呦呦呦呦呦,提坦,被老子我说中了,然后你这就露出马脚,露出破绽,做贼心虚了是比?”

  

  “我没有。迪亚波罗,请你不要再这么诋毁我作为一名剑客的名誉,否则,我真的现在就要你动手了。而且打斗地点不变,就在我们坐着的这里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来啊,谁怕谁啊!老子我还求之不得呢!上次因为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情,到现在都没个结果出来,那这次,老子我就直接给你来个竭尽全力!”

  

  “收起你的无礼与任性,我没说真的要跟你打,天真至极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什么?你又把老子当猴耍是吧?!他妈的,上次你差不多也是这样,可恶可恶可恶,可恶啊!为什么老子我老是着了你的道,明明知道眼前的是个坑,却偏偏被你给带着,一下子跳了下去!”

  

  “你太天真了,没有去长远考虑事情的前因与后果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笑话。先前老子我也告诉过你了,像老子这样性格的,就基本上不是那种会去想那么多的人。要是我真的那样了的话,老子就不是老子了,更不是你眼前的这个迪亚波罗了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到此为止吧,我跟你没什么好吵的。”提坦看向另一边。

  

  “认怂了?得,我当你认怂了啊,提坦。想不到哇想不到,咱俩吵了那么多回了,次数多到数也数不清,没想到你今天还算蛮识相,知道主动退出了。行,可以,那老子这就勉强算扳回一局了。胜利来得太突然,真的是,这么快,老子我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么来嘲讽你了。”

  

  迪亚波罗这时搓起手来,塔尔塔洛斯对此并未理会,只是默默望着远处的纳拉克塔,抬手紧握拳头,同时自言自语,语速不急不徐。

  

  “对于王国而言,光之国的奥特一族永远都是威胁中的威胁,理应再尽快一点是一点,将其悉数消灭。我每走一步,每下一棋,都应该滴水不漏,又该分外无误与周密。这样才行,也是王国目前当务之急的其中之一。”

  

  迪亚波罗不悦,“塔尔塔洛斯,你怎么又在想这些东西?”

  

  提坦闻言转过头来,与迪亚波罗一同看向塔尔塔洛斯,尽管到了这个时候,迪亚波罗也似乎怒意未消半分些许。

  

  “我们三个不是说好,不谈那些沉重到没话可讲的东西,只在这里坐着,看看王国、聊聊天,顺带着再好好休息一下之类的吗?塔尔塔洛斯,难道这些简单又容易的事,对你来说就这么难以为继吗?”

  

  塔尔塔洛斯好像有点累,“那我不休息了,点到为止吧,光之国——”

  

  “光之国光之国!”

  

  迪亚波罗气急败坏,差点直接站起来。

  

  “老子根本就没去过那屁地方,连那地方长什么样都不知道!或者这换句话说,我们要攻占下来的,即将要成为我们第二母星的新家园是什么样子,老子我到现在都不清楚是什么样的!!老子不要什么狗屁光之国当新家,只要王国,连死都要死在我们的王国!!!”

  

  “迪亚波罗,别说了。”提坦声音渐小。

  

  “别生气,冷静下来,迪亚波罗。”

  

  塔尔塔洛斯拍了拍迪亚波罗的肩甲,后者这时也确实开始消怒意,情绪趋向平静。

  

  “冷静,好,我知道你关心我,当然,提坦你也一样,但我真的已经歇够了,感谢你们的提议。从今往后,我会好好去注意自身,需不需要休息,以及什么时候要休息的。我也不会再没日没夜地只为了王国,什么都不管,什么也不顾,还不去照顾你们两个的主观感受。”

  

  迪亚波罗立刻抬头,“真的吗?”

  

  “当然是真的。我也和提坦你一样,始终都是一个言而有信的阿布索留特人,也请你们两个放心,我会好好休息的,但不是现在。”塔尔塔洛斯分别向提坦与迪亚波罗微微颔首。

  

  后两者闻言也点点头,但他们这举动并未停下时,塔尔塔洛斯便开了口,同时声调一高。

  

  “既然我这个塔尔塔洛斯大人都休息够了,那,你也应该偷听得差不多了吧。我知道你可以动弹了,后边躺在地上很久了的王国士兵,阿布索留特·亚米切特。”





P.S.:踩着点发出来了,救命,吓得我以为今天要咕了,还好没有,呼,希望ooc没有很严重吧,毕竟是赶出来的,然后明天就是那个脑洞文了,我尽量写得完成度高一点,也好给自己的第一篇脑洞文一个好的交待吧,就这样

二编:这里只提及了我崽崽的姓名,要不然,还是不打阿布索留特士兵的tag了吧

🌿(草/焯/䒑/艸/屮/操/艹/槽/ciao~)

【无Cp】阿布索留特王国日常(十五)

上一篇请戳这 

标题是日常,但写得并不算日常,这篇仍然是在填了前面挖的坑,日常风也有不少

○全篇无Cp,请勿刷Cp

○微私设+微ooc

○设定尽量与官设相符

本文连载,字数约3K,天天写得有头没尾巴,没办法





  “得得得得得得,不说D60跟光之国的那群奥了。真的是,提一嘴他们我都觉得晦气,他们把王国搅得天翻地覆的场面,我到现在都记忆犹新。尤其是雷古洛斯,他凭什么打得过老子,他凭什么赢得了我。老子我一想到他就生气,听说他从暴雪星一战后还被光之国给收留了,可恶!”

  

  话音未落,迪亚波罗便已双拳握紧,气到极致,接着又转头看向塔尔塔洛斯。

  

  “说到光之国,塔尔塔洛斯,我们真的只有攻占光之国这一个选择吗?”

  

  塔尔塔洛斯缓缓摇头。

  

  “没有,没有其他选择了。光之国在很多平行宇宙中都存在,但,我无论去了哪个宇宙,都无法真真正正地改变它大方向的命运轨迹。之前在王国待过一段时间的那两个奥,无论是贝利亚也好,托雷基亚也罢,他们都是我从别的宇宙中带来的平行时空同位体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那两个宇宙中没了他们,也没有关系,总会有其他人在冥冥之中被安排,代为效劳,替代他们,去完成他们本来就该经历的命运。而这,就是我自身能力的有限之处。不管是平行宇宙,还是主宇宙,都亦是如此,很无奈,十分无奈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你们也都知道,我可以随意前往哪个时空,去随心所欲地改变他人的命运,却改不了你、提坦、王,还有整个王国的。而且,最后一者之中就包括我们全体阿布索留特人自己。这无可奈何,却又让我们完完全全无能为力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塔尔塔洛斯,我们这是在休息,请不要再继续这个沉重的话题。”提坦语气明显不快,同时他向前探身,直接对视起塔尔塔洛斯。

  

  “好。”塔尔塔洛斯闻言,微颔其首,“那先不说这个了,提坦。我一直都相信你言而有信,也相信你是个言必行、行必果的人,而且也是一个心中皆为王国的忠心耿耿的战士。因此,我自然也会言而有信地答应你,这对我来说也本就该应允。”

  

  迪亚波罗凑过来,“我也言而有信的其实!”

  

  提坦慢慢转过头,看了迪亚波罗一眼,轻声冷哼,便继续与塔尔塔洛斯交谈。

  

  “我知道你很信任我。塔尔塔洛斯,之前你派我去暗杀诺亚,喊我的名字让我出来时,我就知道你对我的信任度有多少、有多高。”

  

  提坦俯首,看向手中之剑,其上反光和他的面容映像叠在一起,仿佛两者本为一体。

  

  “所以,我才会一往无前,拼尽全力,无论如何也要完成你派给我的任务。虽然……这个任务早已以失败告终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你还有脸说,提坦,老子就知道你耍帅第一名,干啥啥不行。”迪亚波罗切了一声,叉腰。

  

  塔尔塔洛斯抬手,“没关系,你回来就好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我第一次外出执行任务就失败了,”提坦似乎攥紧了自己手中的剑,“愧有王国第一剑客之名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不错。你至少还有点自知之明啊,提坦,这老子倒是还挺佩服你这么诚实的。”迪亚波罗点头。

  

  提坦有些不满,“你能不能闭嘴,迪亚波罗?”

  

  “哎,老子就不,你又能拿我怎么地怎么地。”迪亚波罗反复叉腰。

  

  “又得寸进尺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老子我就是喜欢得寸进尺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不知礼义廉耻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老子我就是不知道什么是礼义廉耻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坐没坐相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老子我就是怎么坐着舒服怎么来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站没站相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老子我就是喜欢叉个腰走来走去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脾气极‘好’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老子我就是举王国上下的第一好脾气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你不要脸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老子我就是脸皮厚到什么时候都可要可不要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想打一架?”

  

  “来啊!老子我等的就你这句话!!”迪亚波罗立刻摩拳擦掌,“就算咱们两个坐着,中间还隔了个塔尔塔洛斯,老子我都照样能跟你打上一架,还不会伤到他这个伤没好的人,哪怕半下都不会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聒噪。”提坦别过头去,不看迪亚波罗。

  

  迪亚波罗倍感意外,“哈?什么?!你不愿跟老子打?那你跟我拌什么嘴啊?”


  “我不想跟你吵。”提坦一字一顿。

  

  “别说这句了。老子我知道,全他妈是假的,你自己刚刚也承认了,真的是,当老子我没头脑、没智商,像个傻子吗?”

  

  迪亚波罗也别过头去,但又很快回过头来。

  

  “提坦,老子我跟你说,对我而言,跟你不以拌嘴、吵架为前提的的打斗,老子我都当你是在耍赖皮!”

  

  话音一落,迪亚波罗便抬起手来,隔空对提坦指指点点。而后者闻言也只是语速不紧不慢,同时以指拭剑,时不时将剑凑近于眼前,察看每寸剑刃是否锋利,利至削铁如泥。

  

  “随你。”

  

  迪亚波罗气急败坏,双拳猛地一砸地,但并未造出多大的动静。走廊外侧边沿这一处受此重击了,却也并未开裂。按迪亚波罗平时练拳的力度,这里本该直接裂开,然后很快崩塌,掉下去,将他们三个多多少少伤破点皮。

  

  但很明显的是,他这两拳砸得十分克制。不然的话,他也不会这么无缘无故,无因无果,因为自己受了点气就立刻牵怒于另外两个人。这或者说一个,即塔尔塔洛斯这个旧伤都没好,还要被迪亚波罗添新伤的人。

  

  迪亚波罗这时欲看后者的反应,可他却发现塔尔塔洛斯十分平静,似乎并没有对此引起注意。当然,塔尔塔洛斯也有可能是懒得注意,毕竟他在与提坦搭话,无暇顾及迪亚波罗的动静。

  

  既然无果,迪亚波罗索性便再次叉腰,随便看看王国大殿下方的哪里,但就是不再去看塔尔塔洛斯与提坦二人。

  

  后两者的对话仍在继续。

  

  塔尔塔洛斯扶颔思考,“你说你‘愧有王国第一剑客之名’?不至于,提坦,你的剑术永远都是王国第一,这点从未变过分毫几缕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你说的对,塔尔塔洛斯。虽然,我的剑术放眼宇宙中的确不算最好,但单在王国里也是无人能比的,王国第一剑客之名,是我无疑。”提坦迅速竖剑于后背,即使是坐着,这套动作也行云流水至极。

  

  “是。不然的话,我也不会亲自开纳拉克之门让你前往巴别尔行星,又去那里寻找你的踪影。你不知道,在王国大殿里,我等了很久也没预知到你要回来的任何迹象,于是就亲自去找你了,王国不能没有你。”


  “何出此言,塔尔塔洛斯?”

  

  “因为你是王国的剑,王国的匕,阿布索留特王国的第一剑客与刺客双身份之人,就像你手中的剑与头上的镖,少了哪个,对作战都不利。但无论是哪重身份,王国时时刻刻都需要你,它不会让你的行动所向披靡,可它却会让你为其披荆斩棘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我会的。”

  

  提坦抬手,迅速转剑,剑花成形,形未消去,只此一瞬间,他便把剑竖于面前,剑身嗡然一定。

  

  “只要是王国前进道路上的阻碍,都将由我——阿布索留特·提坦,亲自来用双手斩尽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可以。这才是王国第一剑客该有的动作,形象,气质与言行。”塔尔塔洛斯双手抱臂。

  

  提坦收剑,“你的预知能力也是你该有的,也十分可以。”

  

  “确实可以,也非常好用,可惜的是,我的预知能力越来越有限了。”

  

  塔尔塔洛斯低下头,望向掌心与掌背。其手背上的红色纳拉克宝石晶莹无比,像凝固的大颗血滴,这不知从何而来,又不知滴在了谁的心底。

  

  “大致时间我也说过,自从我碰见过赛罗的那个新形态后,我自身的特殊能力就变得不稳定,也不太好用了。我有预感它会消失,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消失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。总而言之,我会在它消失之前,尽量好好利用起来的。”





下一篇请戳这 

P.S.:肝出来了,肝出来了,王国同人文肝出来了,下一篇明天就出,后天有我之前说要写的脑洞文,然后就差不多是有关阿布索留特人的约稿了,我尽量都在这个礼拜写完吧,也不知道会有多少人喜欢,多少人视而不见(思考)

【无偿约稿】是给亲友的生贺利捕头,奥和人间体都画了,画得我人都要傻了,人比奥难画

*套了模板

不套模板的话,我人体就是真的废,救命,我已经厨力已经点满了,但还是画出来的跟我自己想的很不一样,谁来救救这个孩子的画画水平吧(哀嚎爬行)

二编:我亲友已经拿去当头像了,她说你们要拿的话,随意